第22章 半夜来者不善,场面太激烈(第1/4 页)

凌晨一点多了。

我在自己的房间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时而幻想小狐狸咖啡色套装里,软绵绵的身体。

时而又去想,小狐狸给我家里送了20万,真够多的。

老六的确是先得罪了我家,然后才一步步闹出来那么多事。

但是从后面事态发展轨迹来看,我家里没被敲了保护费,饭馆没被砸,已经很不错了。

小狐狸就算从老六手里弄到了60万,也不需要给我家20万。

如果就是很想意思一下,给5万,已经算大方了。

这其中会不会有隐情?

母亲一个劲拦着我,不让我买车。

我都说了,自己有不在场的证据,当时白少流出车祸时,我就在海飞花歌城,那么多人看到了我。

乔娜也在,我甚至打疼了她。

难道……

我甚至都不敢想下去。

这时候,房门开了。

父亲走了进来,愠声道:“就刚才,乔娜的爹乔春生,给我打电话了,说凌晨三点,上门赔罪!”

我的头皮都有点发麻,怒声道:“凌晨三点,这不是赔罪,这是鬼敲门!”

“咱没做亏心事,正经做买卖的,不怕他们来!小强,你也不用怕,你才混了几天,道上谁知道你啊?”

父亲说话的时候。

母亲走了进来,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无奈说着:“这叫啥事儿,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吓尿了我。”

父亲冷冷笑着:“家里有猎枪,上百发子弹,怕他个球?”

母亲疑惑的皱着眉头:“不打算给宋艳玲说一声,或者喊大胜一声?”

“不用。”

父亲冷声道,“就事论事,矛盾就是小强和乔娜在杏花岭打了一场架。”

我身上就一条小裤。

只能重新穿上了衣服。

穿的就是,我从解放百货大楼买的牛仔裤,还有运动鞋。

如果开打了。

我穿着运动鞋,鞭腿邦邦的。

而我爸,解决战斗的高级手段是厨师刀,终极手段是猎枪。

我爸不混黑道,可是他年轻的时候,当过两次孤胆英雄,而且侥幸活了下来。

所以,道上不少人知道,有个狠人叫许宝库,是个厨子。

凌晨三点多。

我家院子大门打开了。

一辆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