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做局,谁赢谁输(第1/5 页)

到了地下室棋牌室。

这里环境奢华,灯光明媚。

我们几个围着牌桌坐了下来。

其中,云文斗身边的现金最多,100万。

我和小狐狸,每个人都是30万。

蔺凯龙50万,流光锤只有20万。

扑克牌是棋牌室提供的,很普通的姚记扑克。

云文斗拆开了一副扑克,捏在手里,愠声道:“你们几个,一共都没有150万现金,这有啥意思?

段锦棋,你让人送300万过来,先借给他们,最后谁赢了谁输了再算账。”

流光锤尴尬笑着:“老云,你也看到了,我眼前就只有20万,会所里的现金都被周淑婷给带走了。

周淑婷一个姐们在新州的地下赌场输了钱,借了很多高利贷,今晚如果不能连本带利归还了三百万,人家就会废了她的腿。

眼下,我的势力也不能延伸到新州那边,只能拿钱说话。”

云文斗就没把流光锤的论调当回事,笑着说:“段锦棋,凭借你的手段,筹集几百万还不是小意思,你成心不让我玩痛快了。”

流光锤叹息道:“地主家也缺粮啊,就现在,我可缺钱了,给华北那边一个钢厂投了两千多万,一点利润都没看到呢。老云,要不你出力帮我弄几千万贷款……”

云文斗很厌恶的摆手,阴冷道:“不要提贷款,继续玩牌!如果你们谁没了钱,找我拿。云某还从没有放过高利贷,刚好试试。”

验牌和抽点都省了。

扑克牌就捏在云文斗手里,他要第一个发牌。

“下底。”

云文斗提醒了一声。

我们都给锅里扔了1千。

云文斗洗牌的时候,我一直在看着他的手。

他会不会千术,我看不出来。

云文斗洗牌之后,让上家蔺凯龙切了牌,这就要发牌。

“稍等。”我喊道。

“干啥?”云文斗很不高兴的看着我。

“我也要切牌,海飞花三楼赌局,爬三的话谁都可以切牌。”

“这里不是海飞花,这里是古焦四海镇,段锦棋会所。臭小子,你看我手里的牌,被蔺凯龙切走了一多半,就剩这么几张了,你再去切,还怎么发牌?”

云文斗说话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发牌了。

首轮必闷。

在云文斗发牌之后,我们都闷了1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