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四章 秦国只需要一种声音(第2/3 页)

李斯依旧操持着他的常态。听到这样明确的揭露,他一点半点的色变也没有。

雨声终于彻底的落成了鼓点。

“颍川郡看似处于王绾之下,但实际上廷尉在两年前就已经总揽颍川郡事务。颍川郡原来的郡监害怕担责将冯亭与冯安的卷宗给了李贤。至于张平与昌平君之间的往来,廷尉难道不清楚吗?您为的就是想让我通晓长平之故。而您在张良出使魏国的时候没有上书阻挠,后来又放任他在楚国,其实廷尉大概率猜得出来会发生什么。可您没有上禀于父王,您这样做是想利用我彻底除掉张家。”

李斯平静的看着嬴荷华,像是在看一个精心雕琢的作品。

“公主觉得这样做对臣来说有什么好处么?”

许栀明白,这时候与李斯摊牌危险极大,但这是她唯一的机会,也是唯一能让张良活下去的办法。

她从来都觉得李斯的想法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对的。

但她在彻夜难眠自己的爱情已经死亡的时候,她从张良的身上浑然间看见了一点的光来,秦国不当是遮天蔽日的黑色才能铸就它的血液。纵然张良不会再成为秦臣,但他的存在,能够证明着这个世界的秩序完善,自由正常。

“王用以正国,臣僚以辅国。王上以建成不世之功为无上荣光,将军以开疆拓土以荣耀。父王和王翦将军或以成千古之名。而廷尉,你要制规树典,所以你想要整个秦国都只有一种声音,你所信赖的声音。或许这算不上好处,对廷尉来说却是宁可身死也要拼尽全力的心愿。”

他直视她的眼睛,仿若一面明镜。李斯从未相信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嬴政还有人这样了解他的欲望。

嬴荷华已经将他曾教给她诸多的技巧用得十分好了,这一刻,他竟然从她的身上感受了一种无形之中的威慑。

李斯丝毫不乱,他总算明白嬴政为什么属意于她一个公主来参与国政议事。

她的眼中好像总能看清楚方向所在。

但李斯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秦国未来的方向。

李斯微微笑道,“天下之人皆有汲汲,就如六国之中的贵族。他们眷恋荣光财富,拥有高贵身份,享受着三车六马,他们已经抛弃了礼乐秩序用于享受,却不肯承认自己已经身处的时代。公主应该明白张良正是其中的一个,一个不肯忘记过去身份的人,秦国不需要。而秦国需要什么,公主聪慧自当明白。”

许栀亦笑道:“廷尉的教诲姁嫚谨记。只是不知道,您想让秦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