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三章 证道之沉(第1/3 页)

那醉酒的老头端着酒杯往前疾步,砰地就撞上一个人,老头当即骂骂咧咧,“你走路不长眼睛啊?”

这老头力气还挺大,陈平看到他装束打扮不由得一顿,总觉得哪里眼熟,但一时之间没想起来,急切道:“这位老先生,分明是你撞了我。”

老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盯着陈平瞧了好一会儿,唾了口唾沫,“魏人?啧,你不知道我?”

“在下不知。”

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自豪的笑来,“信陵君的门客陈馀你都不知道?”

陈平一凝。这老头竟是魏国名士陈馀。

斜后方这才走来一个中年人,赶紧他将老者一扶,看了陈平一眼,赔笑道:“我这老友喝多了,这位兄弟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陈平没说话。

中年人叹了口气,赶紧扶正了,“哎呀,我说陈兄你就别和人争执了。现在我们还是别惹是生非啊。”

陈馀拍了拍胸口,“张耳!你这厮怕这怕那。我不怕!这儿哪个不是被秦国通缉的!”

张耳喊不住他。

陈馀酒劲上头,越发口无遮拦,满面通红,激昂道:“你们看看啊。秦王今日杀韩相,他日,他得志天下,难道会容下我们?”

周遭来看热闹的人,他们中间不少是奔逃至此的宗室贵族,听罢这话都不免深叹一气。

“哈哈哈,说得好听点,我们这些人是名士。只有魏国在的时候,我们才是名士,现在魏国没了,我们不就是个通缉犯!!”

陈馀说罢,用力将陈平一拽,“我看阁下仪表堂堂,大抵非同一般,莫不是宗室之人?”

……陈平虽然长得好,但他在魏多年就是个很普通的人。像是陈馀这样有名有姓的大人物,他见也没见过。

陈馀不给陈平说话的机会,立即大喝道:“先生,你说韩相死得冤不冤!我们当年被水淹都城时候惨不惨!?”

陈馀这么伤心,正是因为秦国半点机会也不给,将魏咎这一些魏国宗室全给弄到咸阳去了!他简直报国无路。

而现在,终于有了一个契机。

张平的死,就是一个导火索。

足以让所有名士贵族,门客贵胄,那些对秦国处于观望态度的人彻底撕碎幻想!

“我们该不该给韩相报仇啊?!”

说到亡国之悲,现今的处境如此艰难,酒居中顷刻间群情激奋。

“该!”

“我们得让秦国知道,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