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副本失败(第1/4 页)

施展替尸代主后,留在原地的就是残血的将死之人了。

光是转移了阿斯玛,虽然可以完成任务,但小队的战力就会大大降低,鹿丸他们反而会遇到危险。

可恶,好难。

这个忍者的世界,明明是第一次见到,为什么、为什么会如此熟悉。

“轰。”

烟雾散尽,飞段脚下有了红色的阵纹。

“来吧,跟我一起感受极致的痛苦吧,哈!哈哈!”飞段开心地笑着,仿佛即将享受一件快乐的美事。

阿斯玛的右手和右脸被灼烧,有了可怖的伤疤,动不了了,只能靠左手抬起忍刀、注入查克拉防御。

远处的鹿丸在两人的掩护下思考着策略。

关鹊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场面,一瞬间而已,阿斯玛就伤成这样,别说参与战斗,她从未直视过人身上出现这样的伤痕。死咬住嘴唇,忍住害怕得想要尖叫的欲望。

双腿几乎颤抖,是因为她没有出手的原因吗,如果,如果她刚刚施展了忍术,是不是阿斯玛老师就不会受伤了?

现在要,用那个血继吗?鹿丸他们还是没有轻举妄动,在不知道对方招术的情况下,妄然上前反而会过早丧失战斗力。

只见飞段甩出另一根细长尖利的尖锥,要开始下一步动作,阿斯玛谨慎地看着对手的一举一动。

“来吧,仪式已经完成了,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痛苦。”

锥子被高高举起,重重落下,却不是朝着阿斯玛,戳穿了飞段自己的腿!

前进中的阿斯玛像是被刽掉腿心肉一样突然倒下,大腿涌出血液,飞段却像一个无伤的人一样好好地站在原地,笑得可怖。

怎么可能!为什么会这样,这就像是不死之身一样,通过攻击自身要害,对手就会被击中相应的致命点。

虽然已经紧紧捂着嘴,但关鹊的眼中被这一幕恐惧惊出了生理的泪水。

怎么办,阿斯玛又受伤了,下一步,下一步会不会飞段要攻击的就是心脏?她应该什么时候出手。

关鹊呼吸颤抖,看着对面即使临危依然冷静思考中的鹿丸。

鹿丸,如果是你的话,这个时候在想什么,我应该怎么做?

“撒,接下来,你想要感受哪里的痛楚?这里?还是这里?双脚貌似也不错呢!或者说,你想一了百了呢?”飞段的锥针指向了心脏,抬手,落下。

关鹊颤抖着手,开始结印,替、尸

但看见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