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免职(第2/11 页)

寡人有疾是什么意思 随宇而安 42 字 2024-02-26 00:24:21

人不说,你们便也视而不见了吗?”这班臣子,寡人想教训他们很久了!“经商、兼并土地、纵奴行凶这三件事,京兆尹,你掌京畿要务,有何话说?”

被点到名的京兆尹出列,脸色苍白地说道:“回陛、陛下……”然后,他竟然无比柔弱地——直接晕过去了!

下面登时乱作一团,我头痛无比地按着额角,真想把这群人都拖出去打三十大板!

“陛下。”在一团乱麻里,苏昀的声音清清冷冷,如夜风吹开了蔽月浮云,洒下一片清辉。

我心头烦躁稍退,柔声道:“苏御史可有话说?”

苏昀微抬着眉眼看我,他身后诸人都定住了身形,直勾勾盯着他的后脑勺。

“微臣以为,那奏章上所言,有失偏颇。”苏昀微笑说道。我以为自己幻听了,疑惑地盯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他是在帮裴铮说话?

苏昀出列一步,躬身道:“贪污、受贿二事,暂且查无实证。经商之事,据微臣所知,帝都确有几家银楼、茶楼署名裴相。高祖虽有云,官不与民争利,却也不曾立于法典,以此说来,裴相无罪。逾制、弄权之说,实则直指陛下无能,微臣以为不妥。兼并土地亦不曾违背大陈律法,至于纵奴行凶,不论真假,即便是真,也至多一个御下不严,所用非人的小过。”

我听得一愣一愣,不只是我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苏党和裴党不是死对头吗?我还记得不久前两人在殿上针锋相对,怎么这一转眼,苏昀竟然帮裴铮说起话来了!

难道……他真的是为裴笙,才替裴铮说话?

我攥了下拳,心头有些酸涩,干笑道:“苏御史说话向来公正,这一番话尤其……”难得找到一个教训裴铮的好机会,万万想不到竟是让苏昀给破坏了!

我这心头,难受得仿佛有千万只虫蚁在啮咬!涨得满满的气,就这么哧的一声,没了……

群臣站直了身子齐声道:“苏御史言之有理,臣等附议……”

附议……

寡人顶你个肺!

我一咬牙,起身,甩袖,大怒一声:“退朝!”

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小路子急忙追上来,“陛下别生气,生气伤身子!”

我咬着袖子眼泪汪汪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呀……为什么他也帮着他说话?寡人身边的人都被收买了吗?昨天才说好他帮我扳倒裴铮的!”

“陛下别伤心……”小路子递手绢来,“小路子不会被任何人收买,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