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下药(第1/9 页)

最新章节!

趁着莲姑和小路子为母亲和几位爹爹张罗住食,我偷偷拉了裴铮到角落里说话。

“二爹同你说了什么?”我朝外瞥了一眼,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里,这才压低了声音问他,“为什么二爹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?”

裴铮低笑一声:“许是嫉妒吧。”

我眨了眨眼:“嫉妒?”

“对。”他的手环上我的腰,微微收紧了。“因为女儿要被我抢走了。”

我面上一热,意思意思地挣一下。“那母亲看上去怎么没有嫉妒的样子?”

“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裴铮慢条斯理地把玩我的头发,“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……”

我沉默了片刻,觉得这种低俗的坊间俗语由裴铮说来着实诡异得紧。

“还有一个问题!”我拍开他不规矩的手,继续盘问,“阿绪给你下了什么药?那天我去丞相府,你莫名其妙染了风寒,是不是阿绪做的手脚?”

裴铮下巴搁在我肩上,越抱越紧,我几乎能听见自他胸腔传来的沉稳心跳。“豆豆,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我舌头打结,推开他少许,方能冷静下来说话。我咽了口水,依然觉得两颊发烫,低着声说:“我只是好奇,随便问问……”实在想不出来阿绪会给裴铮下什么药,裴铮的医术虽不及五爹,但也算高明,“阿绪下的药,你应该解得了吧?”

裴铮偏过头略略一想,坦然答道:“目前解不了,但尽力而为吧。”

我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,屏住呼吸问:“究竟是什么?我让阿绪把解药给你!”

裴铮强忍着笑声,墨黑的瞳仁里笑意流转,熠熠生辉。他俯下身,亲昵地蹭着我的脸颊,“你总算也会为我担心着急,我做的一切,便算是值得。”

我轻咬着下唇,心里觉得莫名得紧。照理说,不是该习惯他的碰触了吗,为什么每次他靠近我,我还是会心跳加速,两颊发烫。

“那是我和阿绪之间的君子协定,我们男人的事,你们女人少过问!”裴铮学着阿绪的话,含笑着轻刮了下我的鼻子,不无惋惜地叹了一句,“他们若是明天再来该多好……”

“嗯?”我疑惑地眨了下眼。

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?”裴铮忽然笑得不怀好意,“大婚之前,我不会碰你——除非你先勾引我……”

他的吻落在我的唇畔,双唇亲密无间贴合着,他低声呢喃:“陛下,你强吻了微臣两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