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免职(第1/11 页)

寡人有疾讲的什么故事 随宇而安 42 字 2024-02-26 00:24:21

最新章节!

有好几年了吧,坐在这高高的龙座上,俯视群臣,一片乌压压的脑袋,只有裴铮挺直了脊梁,立于群臣之前,敢那样肆无忌惮地抬了眉眼直视我。那凤眸生得真好,尤其是那一眯眼一瞪眼,能把我所有的反驳吓得咽回去。

真真是让人如坐针毡。

如今少了这么个人,好像大殿空旷了许多,不过寡人也轻松了不少。

“有事起奏,无事退朝——”尖锐的声音穿透了大殿。

我扫了底下一眼,捏了捏袖中的奏章,缓缓勾出一抹微笑。“昨日里,寡人得了一封奏章,说得很有意思。”我抽出奏章,交与小路子,“小路子,你念给他们听听。”

小路子恭恭敬敬接过了,清了清嗓子,字正腔圆地念起《数裴相大罪七宗》。我闲闲地打量下面群臣的反应,一个个把头埋得更低了。

苏昀站在原先裴铮所立之处,与原先那人一样,很有些宁折不弯的风骨,不过苏昀如青松立雪,傲岸不群,裴铮那人却是嚣张使然,目空一切。

真是……看不到他,还有点不习惯。我有些出神地想。

小路子方念罢奏章,下面一片死寂。我只好点名了。“庞仲!”

“微、微臣在!”可怜的谏议大夫哆嗦了一下,声音都走调了。

“这奏章上所言,是否属实?”我扬高了声音,努力装出那么点威势。

“微、微臣不知……”

“不知?”我声音一沉,“庞仲,谏议大夫职责何在,你说说看!”

“谏议大夫,掌、掌侍从规谏……”庞仲声音都哆嗦了,想上次他规劝我纳妃之时是多么意气风发啊!这么一想,他好像是苏党的人,我也不好多为难了。

“既是如此,你就该通明政事。裴相若真有罪,你知而不报,当属同罪。裴相若无罪,你知而不辩,也是有罪。你若连裴相有罪无罪都不知道,那尸位素餐,何尝非罪?你说,寡人留你何用?”我自忖这番话说得很是温和,可是这胆小的庞仲吓得两股战战,我看得有些不忍,只有摇头叹气,又转而问他人:“这折子是谁上的,寡人不追究,但这真相如何,众爱卿啊……”我悠悠一叹,“蒙蔽圣听,可是大罪啊!”

“臣等惶恐……”底下窸窸窣窣拜倒了一堆人。

我摸着下巴心想,恐吓别人,原来我也挺在行的!

“贪污、受贿、经商、逾制、弄权、兼并土地、纵奴行凶……其他暂且不说,逾制一项,有目共睹,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