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窒息(第1/2 页)

寡人有疾讲的什么故事 随宇而安 42 字 2024-02-26 00:24:21

最新章节!

“如果你们让我来,我就不用‘偷溜’了!”一个嫩生生的童音带了三分脆生生的清冷,听得我小心肝一颤,酥麻酥麻的。那话说得真好,他要让我看,我也不用偷窥了。

裴铮坐到床前,掖了掖他的被角,柔声道:“大家都只是担心你的安全,你一个人小小年纪,走这么远的路不怕遇到坏人吗?”

“再坏能有你坏?”孩子哼了一声。

裴铮失笑摇头。“你母亲会担心的。”

“不会,她放心的。我留字条说来帝都找你了,你回信说收到了就成。”

“你这是先斩后奏呐……收到了……”裴铮一声轻笑,“当自己是信件吗?你真是太顽皮了。”说着抬起手。

“奸臣,你再捏我的脸我就告诉别人我是你的私生子!”

晴天霹雳!

寡人……寡人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……

摔杯啊!

不带这么玩人的!

至于让寡人一天失恋两次吗!

不对……

裴铮这里算什么失恋。顶多是被笙儿和莲姑误导了,还让我真以为裴铮对我有那么点意思,如今看来都扯淡,这才是事实……

寡人这回真胃疼了……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……

裴铮都有个私生子了,听声音也有八九岁了吧,也就是裴铮二十左右岁时候和人生下的。裴铮是我父君、二爹心目中的好女婿,为了巴结上司,为了仕途发展,自然是要隐瞒下来的。于是无辜的母子被送到了乡下,裴世美不见他们母子,儿子太想念父亲了,于是偷偷来找他,还被人打伤了……

我这心酸的呐……

我捂着心口,一步一步地离开这是非之地,以防裴铮杀人灭口。

我原先,还有点离谱的想法,以为裴铮真的病了,以为裴铮之所以告假,是因为莲姑跟他说了我喜欢焕卿的事,他心里难过,所以告病不朝。

你看,事实总是跟我的想法差太远,以至于我都不敢将事情想象得太美好,免得现实反向发展,悲催得无以复加。

自作多情的结果就是自作孽不可活,寡人这心啊,彻底冷了……

我走到门口时,小路子迎了上来,挤眉弄眼:“陛下,裴相可是犯了相思病?”

“他得花柳病都跟寡人没关系。”我冷冷说道。

原先怕自己不经意做了什么对不起裴铮的事,现在看来我与他真的是没什么关系了,都是那些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