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矛盾(第1/13 页)

寡人有疾讲的什么故事 随宇而安 42 字 2024-02-26 00:24:21

最新章节!

对于裴铮,我始终存着矛盾心理,恼怒他总是能轻易调戏到我,但他若安分正经了,我也难免觉得失落。

入夜之后,我想到他晕船难眠,自己躺在床上也是一阵辗转,终于在约莫二更天的时候悄悄打开房门,准备深夜送去关怀。

长长的走廊里空无一人,却隐约传来细微的声音,听上去像是鞋袜摩擦过木地板,由远而近。我下意识地缩了一下,退回屋里,扒在门缝里朝外看,竖起耳朵细听。

鹅黄色的裙摆极快地滑过,姑苏翁主神色凝重,急匆匆地自我门口经过,不多时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,似乎她进了某间房。

我耐不住好奇心,轻轻打开房门,尾随刘绫的方向而去。但因没有看到她进了哪间屋,只能一间间窃听过去。

“你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刘绫刻意压低的声音难抑怒火,“别忘了你收过我们多少好处,现在想撇清关系,过河拆桥了?”

我几乎把耳朵贴了上去,想听清楚他们对话的每一个字。

“我做了什么,让翁主这样大动肝火?”那声音含着三分笑意,七分惬意,虽是极轻,却让我听得分明。

胸口像是被人狠狠一击,一阵闷痛。

“你要女皇,我们要权力和财富。当初说好的是我们支持你登上相位,权倾朝野,你暗中斡旋,闭塞圣听,为南部盐铁之利大开方便之门,待日后彻底架空女皇,你独揽大权,江山美人在怀,便可允南部成为国中国。”刘绫深呼吸道,“如今,你向女皇出卖我们南部,让我不得不放弃曹仁广这颗棋子,难道是想违背我们最初的盟约了?”

“我何时出卖南部了?”

“你故意留下那些水贼,难道不是为了骗取女皇对你的信任?暗中把行踪通知给苏昀的,难道不是为了引起女皇对苏昀的怀疑?”刘绫冷笑一声,“你让苏昀以为我们南怀王府有意加害女皇,引他离开帝都,自己好从中做手脚,削弱苏党势力。苏昀不过是个关心则乱的痴人,我们南怀王府怎么可能对女皇下手,刘相思若死,她身后的那群人必定搅得朝野一片腥风血雨,前丞相、凤君和明德陛下怎比得上她容易掌控。曹仁广那个废物,有一点风吹草动就露马脚,迫不及待将水贼转移,好像怕别人不知道那些人有问题似的。若不是你故意这么做,我又何必弃了曹仁广那颗棋子?如今在女皇心里,曹仁广已经是一个废人,苏昀也被排斥在核心之外,而南怀王府更成为眼中钉,只有你裴铮才真正值得信任。裴铮,我知